《抗日之铁血河山》第二百九十六章再战豫东9及《抗日之铁血河山》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古文小说网
古文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古文小说网 > 军事小说 > 抗日之铁血河山  作者:美丽的蛇 书号:12591  时间:2017/4/17  字数:12328 
上一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 再战豫东(9)    下一章 ( → )
  田孝行心中的算盘打的是好的,只不过能不能如看几乎在同一时间带着骑兵旅和新77师主力赶到的聂思诚、萧明同意不同意。

  虽然说萧明向高贤一线赶的路途要比聂思诚远一些。但是萧明依仗着自己四条腿快,直接从原来设伏的马头、伯岗一线强行军,赶到了高贤。萧明知道新77师在高贤一线只有两个残缺不全的营,等自己赶到的时候,也许阻击阵地已经被急于奔命的70师团突破。在加上两军之间又有涡河这条天然的分割线阻隔。

  萧明决定还是带兵直扑高贤守军侧后。如果高贤一线还在坚持,没有被突破,那么自己就直接从战场的侧翼投入战斗。如果高贤一线已经被军攻占,那么自己的骑兵就在军向北撤退的路线上相机设伏。争取一举击溃高贤一线军。

  萧明这么做是因为如果骑兵旅要包抄高贤一线军的后路,势必要渡过涡河一线。这样一来不仅浪费时间,而且更容易让70师团主力逃掉。尽管萧明的骑兵旅与高贤一线的新77师部队没有横向联系。但是却和新77师师部的电台一直在沟通着。高贤一线的战事的情况,通过新77师师部的电台转到了他的手中,他知道此时高贤一线的军主力已经渡过涡河。

  所以萧明决定自己还是直接杀奔高贤,至于河南岸的军还是让给同样正向这里赶的新77师去解决。

  距离高贤越近,高贤一线密集的炮声,越是紧紧的刺着萧明的神经。在萧明不吝啬马力的狂奔之下,骑兵旅虽然也算是晚了半步,但是好赖也算地上赶上了。

  萧明带领他的骑兵旅赶到高贤的时候,正是军采取同归于尽战术,将自己的攻击部队与守军的残部一起用炮弹覆盖的时候。在望远镜中看到守军阵地上这悲壮的一幕,热泪盈眶,知道自己来晚一步的萧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全部骑兵投入战斗,向刚刚占领守军阵地,立足未稳的军起攻击。

  刚刚占领守军阵地地军士兵,还没有从疲惫中缓过神来,还没有从终于打开一条生路的喜悦中清醒过来,萧明地骑兵旅在两个重迫击炮营的猛烈炮火的掩护下已经杀了过来。

  面对着数千骑兵杀过来的排山倒海一般的阵势,刚刚还为自己终于在师团长规定时间内突破支那军地防御,为师团主力打开一条生路,而心里暗自得意西胁宗吉少将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便惊呆了。

  由于军自己地炮声掩盖,也由于萧明在低进高贤一线的时候,有意降低了马速,一方面略微恢复一下马力,以便下一步的作战。另外一方面就是他还不知道高贤一线的真实战况,不想贸然惊动军。

  毕竟运动中地电台不可能始终开机联系。而且新77师给他地通报。也可能太详细。在接近高贤之后。萧明还是决定谨慎一些。结果阻击部队阵地上悲壮地一幕正好落在他地眼中。

  萧明在最后关头地谨慎。加上军自己炮声地帮倒忙。让萧明摸到一个相当不错地攻击距离才被现。

  等骑兵旅已经相当地接近。距离军已经不足一千米时。付出了重大伤亡才攻占了高贤地军才现一支数量庞大地骑兵正恶狠狠地向他们杀过来。

  等涡河一线地军反应过来准备战地时候。萧明地骑兵已经杀到了距离军不足五百米地距离。在豫东平原上。五百米地距离对全速奔跑地马匹不过几分钟地事情。

  还没有等军清醒过来。已经接近军阵地地28集团军骑兵旅手中地各种武器和重迫击炮弹已经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此时已经补充了大量美式冲锋和卡宾地骑兵。将手中地武器全部调成连状态。对着越来越接近地军猛扫。马匹奔驰时候地颠簸。让这些武器在击地时候准头虽然不大。但是胜在火力足够密集。而且这两种武器本身也不是依靠精确击杀伤对手地步

  在刚刚结束的战中,刚刚因为自己的炮兵太过努力,将中**队阻击阵地上的工事,几乎为平地的军,此时大多数人悲哀的现自己连一个掩蔽物都找不到。甚至连想卧倒都不可能。

  如果是步兵冲锋爬在地上还可以阻挡一阵,可面对数量庞大的骑兵突击,爬在地上那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就是逃过了对面打过来的弹雨,恐怕也会被密集的马蹄子踩成酱。

  好不容易等骑兵冲近了,可以拼刺刀了。还没有等军站好队型,眼前已经在冲刺中打光自己手中武器弹匣的骑兵突然一拨马头向两边跑去,后边的骑兵上来之后劈头盖脸的又是一顿手榴弹。等站在光秃秃的平原上的军勉强挨过这两波火力打击之后,真正的屠杀才开始。这些骑兵才举着马刀冲进军阵地。

  28集团军骑兵旅使用的这个战术,正是萧明在与军数次手之后,琢磨出来,虽然显得有些没有绅士风度,但是却是屡试不,让与之手的军骑兵和步兵屡屡吃了大亏的战术。

  原来已经集结起来,但是先被敌人骑兵的密集弹驱散,还没有等再次集中,又挨上了一顿手榴弹雨的军,这次彻底的被打散,只能三五成群的相互靠拢在骑兵的马刀中苦苦的挣扎。

  萧明的前两种火力打击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要杀伤多少敌人。傻子都明白除了那些长年生活在马背的人,一般很少有人很难在颠簸的马背上能进行准确的击。

  投掷的手榴弹也是如此,恐怕没有人能在奔驰的马匹上将手榴弹投掷的很准,而且不好爆炸的手榴弹还会伤到自己的马匹。萧明这么做只是为了将军驱散打,不让军靠拢在一起。如果这些军靠拢在一起,猬集成一团,同样会给他地骑兵带来不小的损失的。

  萧明在河北岸的战斗简直就象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被手榴弹和子弹,以及重迫击炮弹驱散的七零八落的军,虽然还有相当兵力,但已经组织不起成规模的抵抗了。在平原地区一支纯步兵,与骑兵作战那简直就是一场梦魇。

  萧明在河北岸砍杀的痛快,河南岸略微晚于骑兵抵达新77师也起了攻击。聂思诚在收拢部队地时候,虽然没有来得及携带新77师炮兵,但是张恩华却在新77师出之后,将暂70师在杨庙的一个山炮营调拨给了新77师。

  如焚地聂思诚在抵达高贤一线之后,不待部队完全展炮兵集中火力向涡河北岸尚未来得及渡合的军猛轰。重点就是渡口上正在搭建浮桥的军工兵。第一轮炮火就将正在努力用可以收集到的一切材料努力拼凑浮桥的工兵炸地七零八落。

  已经在最后一次强渡战斗中消耗光了所携带的最后一部分炮弹地军,面对着新77师的猛烈炮击,毫无还手之力。眼睁睁的看着刚刚打好基础的浮桥,与工兵一起被炸上了天。

  聂思诚并没有给内田孝行任何媳间,在他的指挥之下,新77师的两个团分别在高和轻重机、迫击炮地掩护之下从内田孝行的左右两翼向军起猛攻。

  主力都在涡河对岸,手头上只有一个半中队地战斗部队,刚刚还恨不得将手头所有部队都投入到河对岸的攻势中地内田孝行,此时却后悔不已。如果他手头那怕还有一个大队的兵力,他至少也可以抵抗一阵。

  可现在已经把主力都送过河对岸,此时正在被中国骑兵屠杀地他拿什么去与扑过来中**队作战。就凭连步都没有几支的辎重兵还是在刚刚的炮击中被炸成残废的工兵?”

  知道再不跑就跑不掉了的内田孝行这次没有等被合围之后才开始突围,而是没有等新77师部队冲上来,便指挥河南岸的所有部队拼命的向来路拼杀,希望至少能够逃回原有阵地,利用原有阵地已经修建好的工事,能多支撑一天是一天。

  可惜的是他的这次的美梦恐怕要落空了。已经知道自己在高贤一线的两个营已经全军覆灭,自认为遭受了奇大辱的聂思诚对内田孝行现在是恨到了骨子里,那能轻易的让他逃脱掉?

  内田孝行此时也顾不得炮兵队长还未来得及将已经打光了炮弹的火炮炸毁,集中起所有的兵力拼了老命的向南突围。内田孝行亲自指挥的突围部队,正好与聂思诚亲自指挥的189团头相撞。两个人一见面可以说是分外眼红。虽说也算是老朋友见面却连声招呼都没有打,见面就毫不客气的动手开打。

  内田孝行手中此时连还能行动的轻伤员都算上,大约还有一千三四百人。但是其中的战斗兵员不足一半,剩余的大部分是辎重兵和工兵等非战斗人员,还有丢光了火炮的炮兵。还有一部分人是尚能行动的轻伤员。

  至于在渡河战斗中出现的那些重伤员,在已经调不出人员抬的情况之下,则被内田孝行下命令直接丢进了涡河中水葬。在现中**队围上来之后,手头已经没有多少弹葯的内田孝行甚至吝啬的连一枚自杀的手榴弹都没有给这些重伤员。

  不过不想将事情做的太绝,免得有人打自己黑的内田孝行,给这些伤员找了一个师团已经无力在顾及,让逃生自行逃生的借口,在丢下河之前每人了一块木头,让他们抱着顺水向下漂,至于能不能逃生,那就任天由命了。

  实际明眼人都知道这些伤员实际上已经被抛弃了。本身就已经身负重伤,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的重伤员只抱着一块木头,在这异国的,到处都是敌视目光土地上,能活多长时间,恐怕也只有天知道。

  不过事情有时还真的不是绝对的。被内田孝行扔到涡河中的这些重伤员中,虽然大部分都葬身鱼腹,或是被打落水狗的中国百姓杀死,但是有几个却奇迹般的顺着涡河漂流了数百公里,到了安徽毫州境内获救。尽管救上来的时候,这几个人已经虚地不成样子,但是好赖还活着。

  内田孝行带着的这一千三四百人中除了留下半个中队,外加一部分工兵、辎重兵约三四百人阻击从自己侧翼扑上来的新77师138团,自己则带着其余的师团部、最后一个完整的中队,外加上工兵和辎重兵主力以及已经成了步兵的炮兵,头向聂思诚亲自带领的189团冲了上来试图杀开一条生路。

  此刻聂思诚亲自带领的189团,名义上是一个团,实际的兵力只有一个营加上新77师师属警卫连和重机连、迫击炮连各一个,总兵力差不多也就一千人左右。双方地兵力相差无几。在人数上,新77师并不占任何优势。甚至绝对数量还要略微少与内田孝行。

  不过189团赶到高贤一线的都是绝对地战斗部队,而且在火力上可以得到一个山炮营的火力支援。虽然因为行军速度过快,主要火力支援武器只有一个重机连运动上来,团属高连和战防炮连以及步兵炮连还都甩在后边,没有跟上,但是189团团属82击炮连以及营属60毫米迫击炮却跟了上来。

  其火力绝对不是此刻将炮弹已经全部打光,火炮也被丢到了涡河边上,就连步兵炮都没有携带出来一门。除了几外把子轻机和几个掷弹筒之外,甚至在河南岸唯二的两重机都被当成累赘丢给了阻击部队的内田孝行可以相比的。

  做为后组建地两旅团制,丙级建制,连师属炮兵都没有,此次作战还是临时配属了炮兵的警备师团,96式、99式轻机以及99式步,这种新式武器自然论不到70师团装备,甚至连92式重机都没有论地上。

  此时70师团装备的还是38式步、大正十一年式轻机。甚至重机还有一部分装备的是大正三年式。这些明显已经落后的武器在对付已经美械化的**自然显得有些落后,但是却很适用于现在武器生产能力赶不上扩军速度,而主要任务又是对付连子弹都没有几的十八集团军和新四军部队地这些警备师团。甚至对付同样以轻武器为主的**游击队,和装备残破地**杂牌部队也不落于下风。

  70师团的这些武器对付那些装备残破地杂牌部队还说的上够用,但是在面对虽然没有全美械化,但是却补充了大量地美式冲锋、卡宾以及山榴炮,也称得上半美械化的部队的28集团军,特别是在炮兵已经丢光了情况之下,却是和找死没有什么两样。

  内田孝行很快就现自己在没有重火力掩护之下,强行向明显火力占据优势的对手起冲锋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聂思诚在看到军气势汹汹的端着上了刺刀的步向自己扑过来,就明白了内田孝行的想法。

  不想出现太多伤亡的聂思诚迅速的命令部队抢占有利地势。利用自己火力上的优势,集

  先杀伤军有生力量,然后在出击,彻底的将眼前

  内田孝行起冲锋一开始就一头结结实实扎进了189团用各种武器组成的火网中,六重机,九门82迫击炮,三门60毫米迫击炮、二十多轻机以及数量庞大的步、冲锋、卡宾军冲锋的路上组成了一道用子弹炮弹构成的,密不透风的火网。

  起反冲锋的军士兵成片的被打到。

  用来掩护冲锋的几轻机和掷弹筒被189团的迫击炮和重机压制的死死的,根本无法充分挥火力,甚至机手转移的动作只要稍微慢上半拍,就连同机一起被迫击炮弹炸上了天。战斗开打没有多长时间,军仅存的几轻机和掷弹筒便损失余烬,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军只能依靠手中打一上一子弹的步作战了。

  更让军雪上加霜的是,已经完成对138团火力支援的暂70师的那个山炮营的炮火也加入了进来。在前沿部队的引导下,炮弹打的出奇地准,几乎是在军的脑袋顶上爆炸。

  不到一个小时的战下来,只能被动挨打,自己却够不到对手。步手给对手带来的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几乎成一边倒的战斗下来,随同内田孝行一起起冲锋的军数量,在对手步炮火力夹击之下,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便从上千人锐减到了二三百人。

  而新77师手中装备的大量自动火器的优势此时却显无疑,军平均打出一子弹,就会得到上百倍地还击。189团阵地之前堆军的尸体,伤兵地呻声,站在出阵地上内田孝行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自从战斗打响之后,一直站在主阵地上观察战况的聂思诚感觉是时候可以起攻击了。此刻的军想跑,已经无路可逃。涡河岸边,内田孝行留下来断后的那三四百军此刻已经被138团全部解决。

  想战,此刻兵力和装备已经损失余烬地内田孝行拿什么打下去?是时候彻底解决这些军,给涡河北岸的那两个营地弟兄报仇的时候了。想到这里,聂思诚拿过身边站着的参谋道:“下命令,全线出击。告诉部队一定要干净利落的将这些军消灭干净。”

  内田孝行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地失败了。当初他抱着侥幸的心里带领河南岸地部队趁中**队刚刚赶到,立足未稳的情况之下,打开一条生路地企图此时已经宣告失败。

  他知道下一步该论到对手反击了。依照自己现在手头上的这点兵力和更加可怜地火力,恐怕连半个小时都坚持不下来,就会被对手连皮带吃的干干净净。此时他特怀念被自己当成饵抛出去的三个步兵大队。如果这三个步兵大队还在手中,他是不会陷入这样的窘境的。

  内田孝行也不想一想,如果他不是将原田圣男少将带领的三个大队的兵力当成惑饵抛了出去,吸引了张恩华的注意力,张恩华能让他有机会到涡河边上来?

  知道此时就是天皇亲自驾临,就算那个虽然得到了全日本顶礼膜拜的天照大神显灵也无法挽回败局的内田孝行,故计重施的将手头仅剩下的这么一点部队移交给70师团此次前来河南参战,目前唯一还跟在他身边的独立步兵第05大队大队长山口宪三大佐指挥。

  而他自己带领一个精通中国话的参谋悄悄的,趁着刚刚接过指挥权的山口宪三大佐趁对手尚未起全面反击,组织残余部队冒着还在不断落下的炮弹,抓紧时间抢修工事,试图多顽抗一些时间而无暇他顾的时机,独自悄悄的向西走去。

  内田孝行自然不会想要投奔自己的对手,主动投降不是日本军人应该做的事情。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抛弃自己的部队溜,但是这点脸内田孝行还是要的。

  在悄悄的离开战场之后,内田孝行在一个无人的角落中,有如变魔术般变出两套中国人的衣服,而且还是典型的河南农民的装束,扔给那个看着他这一手目瞪口呆的参谋一套之后,自己快速的换上之后,将自己的军装点上一把火烧掉。

  看着目瞪口呆,捧着他丢过来的衣服不知所措的参谋,内田孝行拔出手,冷冷的道:“怎么?你想在这里为天皇尽忠?”如果不是自己的中国话实在不通顺,相当容易出马脚,内田孝行是绝对不会带上这个看起来反应能力极差的参谋的。

  看着黑着脸,手中的手对着自己,只要自己一点头,绝对会免费为自己送上一颗八毫米子弹的师团长阁下,这个反应过来的参谋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师团长将所有的人都抛弃了,惟独带上自己。只是因为自己的翻译职务。如果不是自己能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那么师团长阁下会象抛弃其他人一样将自己抛弃掉的。

  求生**每一个人都有,更何况人家一个堂堂的中将师团长都不想为天皇尽忠,自己又不是吃了撑的,能活下去干吗主动找死。想到这里,这个参谋连忙摇头,并快速的将身上的军军装换下之后,学着师团长的样子,将军装一把火烧掉。以表示对师团长的忠心。

  甚至这个参谋为了表示全力协助师团长险,在两个人逃命路过一户农家的时候,亲自抄刀上阵,从这户农家抢了一个土篮子,一把镰刀,外加一条扁担,两个柳条筐。以使两个人伪装地更像当地的农民。当然还没有忘记顺手抢了这户农家的几块中国特色食物,子面大饼子以作为干粮。

  尽管这些砺的食物,让两个人很难下口。毕竟日本人早就已经习惯了吃大米,什么时候吃过这些在他们眼睛里只配当作饲料的玉米制作的食物。但是在这个金子不当窝头的当口,两个人也只能无奈的将这些之前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的食物,当做宝贝似地揣起来。

  为了伪装的更象,如果不是师团长阁下实在受不了这户农家中地粪子的味道,他会将那个粪耙子也顺手抢过来。他的这个举动的被抢的这户农家异常诧异地看着这两个持手闯进他们家,却只抢了一些破烂的陌生人,摸不到头脑。

  持抢劫,在这个混乱地时代,这些普通老百姓到是经常经历过。但是人家最次也是抢劫粮食,那有象这二位,拿着手除了抢走了一些破烂之外,就拿走了一些大饼子。

  然而这户农家却不

  己还是幸运的。如果不是此地距离战场还是过近,中的日本手独特的声会惊来附近的中**队,而且不敢在此地耽搁太长时间,自从进屋之后一声未知地内田孝行不介意杀人灭口的。

  抢夺了这些东西之后,两个人又按照这户农家男主人地样子,细心的打扮之后,将这家男主人包头地两条已经早就看不出本巾,扒了下来盖在自己头上之后,快速地向南走去。

  在经过又一翻照着样本打扮之后,自认为打扮的天衣无的两个人却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内田孝行的这个翻译是从小在中国上海长大的日本人。扮上海人也许会相当地道,哪怕是扮演一个商人也能蒙混过去。

  但是扮河南人,还扮演河南农民,那不是身上下都是毛病让人起疑吗。一个说一口流利上海话的人,不在上海,或是富甲天下的苏南、浙江呆着,跑到这四战之地,被连年战,加上天灾**的民不聊生的河南来,特别还是来当农民,说出去谁相信?恐怕连最愚蠢的人都不会信。

  果然两个人连路上遇到的第一道关卡都没有混过去,上前涉的这个浑身上下一身地道的河南农民打扮,却张嘴说的一口流利的上海话的参谋,一张嘴就被人看出不对来了。当时就被扣了起来。与他在一起装成哑巴的内田孝行也没有逃掉,也被扣了起来。

  特别是在两个人挣扎的时候,被搜出来身上携带一直没有丢掉的制手之后,两个人的身份已经是可以扳上定丁了。

  只不过扣押他们的部队刚开始只把这两个人当成了细,并没有想到其中一个人居然是大名鼎鼎,身份贵重的军70师团长内田孝行中将。真正暴内田孝行身份的是他身上那支做工良的一式将佐式手。这支与其他军手外型相差极大的手,引起了审讯他们的军官极大的兴趣。

  这种手这个军官在缅甸见过,他知道有资格佩带这种手至少也是军大佐一级的军官。被搜查出这种手的眼前的这个一声不吭的家伙,绝对是一条大鱼。

  此时内田孝行还不知道,在他落网的时候,涡河两岸的战斗已经结束。在涡河南岸战斗结束之后,聂思诚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并没有现据俘虏供述,在中**队起最后的冲锋之前还在河南岸的内田孝行的尸体。也没有在俘虏中找到这位师团长阁下。按照聂思诚的通报,这个内田孝行很有可能抛弃自己部队从战场开溜。

  涡河一战,参战的军少将以上级别的军官只有两个人。在河北岸指挥的西胁宗吉少将被砍成几段的尸体已经被现,眼前这个人自然不会是西胁宗吉少将。

  至于70师团中唯一有资格佩带这种手的大佐一级的军官,70师团参谋长巾用俊二大佐,则在内田孝行向189团起最后的一次冲击的时候,被击毙。

  尸体也已经找到。

  而在7C师团中,除了此三人之外,就是还在被暂70师围攻,正拼命的向东突围,以求逃出升天的原田久男少将有这个资格佩带这种高级手。但是此时原田久男少将还在东边,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地。

  在刨除这几个人之外,70师团唯一有资格佩带这种手的人就只有他们的师团长内田孝行中将了。照此推论,如果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眼前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已经呼之出了。

  既然内田孝行现在生死不明,那么眼前这个随身携带只有军高级将领才有资格配的高级手人,就绝对不会是那个说着上海话,却穿着河南农民打扮的同伴所说的,这两支手是路上捡到,因为好奇才收起来的。很有可能就是师长刚刚通报地,让自己这些设卡部队查找的军70师团长内田孝行中将。

  而且眼前这个人虽然竭力掩饰,但是从他坐着地时候不经意出的军人标准坐姿来看,这个人是一个典型军人,而且是一名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

  看着眼前这个死不吭声的人,审讯他的军官并没有着急,而是点上一支香烟,慢慢地耗着,良久才把那支他把玩了许久,已经卸掉弹夹的手拍到桌子上,开口道:“我是该叫你内田孝行将军还是该叫你田三狗。”

  “你就不要隐瞒了,这种手在你们军中,只有大佐以上军官才有资格佩带。在你们地那两个少将,一个已经与你们天照大神团聚的情况之下,一个还远在东边苦苦挣扎的情况之下,我想你也就不要在刻意隐瞒自己真实身份了。你一个堂堂的中将装扮成一个中国农民,你不觉得丢人吗?”

  田三狗是内田孝行的那个参谋兼任翻译临时给他取的中国名字。内田孝行虽然不知道眼前地这个中**官说什么,但是自己的名字却听出来了。至于那个蹩脚之极地中国名字,在那个参谋再三叮嘱之下,也算是记住了。

  听到对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内田孝行知道自己地身份已经暴。在被对手搜查出自己的随身手地时候,内田孝行还抱着侥幸心里,希望这些没有见过这种高级手的普通中**人能将他们当成一个携带武器的普通人。毕竟在这种战时候,中国人有的非常多。甚至红舞女都有一支相当不错的手

  一相情愿的内田孝行却没有想到,如果他要装扮成一个商人,在土匪遍地战不堪的河南携带一支手还有一些理由。但是一个连饭都吃不的农民,即没有心思,也没有钱去上一支高级手。而且还是在中国没有人认的日本手。他的那支一式将佐手虽然做工精细,外观也与一般日本手相差很大,但是身上的文却暴了这支手的真实身份。

  知道自己已经隐瞒不下去的内田孝行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对着审讯他的军官道:“我就是日本陆军70师团师团长内田孝行中将,既然现在成为了你们的俘虏,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将军应该得到的待遇。保持我一个将军应该有的尊严。”

  旁边被抓之后一直没有说话,心中却始终忐忑不安,生怕自己被当成渗透人员毙的那个参谋,听到师团长阁下承认了自己身份之后,长出了一口气,连忙将内田孝行的话原原本本,不敢有任何删改的翻译出来。

  “当然,我们按照你们对待我们被俘虏人员所受到的待遇而给予你一定的待遇

  在的我真的不希望你承认自己身份,因为那样我们以间谍的名义毙掉。可惜,真的很可惜。”

  说到这里,这个审讯的军官对身边的几个士兵吩咐道:“你们给这位中将先生好好的优待,将他先送到师部去,让师长去处理他。”他的话音刚落,那个担任翻译的军参谋以为他们至少会给自己找一辆汽车,那里想到几个士兵上来二话不说,一脚将两个人踹翻之后,象捆猪一样的捆起来之后,用一个士兵在前边象牵驴一样牵着走。

  内田孝行那遭过这样的罪,一边拼命的挣扎着,一边大声的抗议中**队反《内瓦公约》待战俘。那个翻译尽管被捆的有些不上气来,也连忙翻译着自己师团长的话,试图打动这些并没有拿他们这两个身份贵重地战俘太当回事的,野蛮的中国士兵。

  那个军官在听到内田孝行的抗议之后,琢磨了一下道:“也是,这样出去成何体统。让人家看到还以为咱们28集团军没有人。”他的这几句话说完,两个人还以为这位醒悟了,决定改善他们的待遇,谁知道这个军官上来,一把抓下来两个人头上按照本地风俗扎在脑袋上,此刻已经看不出本巾一把进了他们的嘴,将他们的子诼地严严实实。

  堵完之后,这个军官拍拍手,语带讽刺的道:“《内瓦公约》?老子没有听说过,老子只听说过南京大屠杀。和你们这些畜生讲优待俘虏?等你们自己先学会地之后,再来和老子讲。。”骂完之后,这个军官还不解恨的一脚踹向了内田孝行的命子,大有将这位中将阁下踢成太监的意思。

  要不是这个军官身边的几个人,生怕自己地头将这个军中将真的一脚踢死,没有办法向上边代,按照这个军官这一脚下去地力度,恐怕内田孝行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

  玩了一手金蝉壳内田孝行在突破涡河一线防御的时候,自以为自己的计划得逞,那里想到还是没有能逃脱。反到是被他当成饵抛出去的,由步兵第62旅团旅团长原田久男少将带领的三个步兵大队,虽然被暂70师拦斩成了数段,并没有能坚持太长时间,却还是有少量的人在原田久男少将带领之下拼命冲了出去。

  尽管三个步兵大队近三千人跑出去地算不足三百人,但是毕竟跑出去了。反到是内田孝行这个连自己部下都算计的人,成了俘虏。在第二天清晨,马头一线最后一声响结束之后,70师团作为军一支成建制地师团已经不付存在。

  尽管付出了比预想的要大地多的伤亡,但是却也取得了比预想地要大的多的战果。太康一线的战斗,对刘家辉来说,也算是一个圆的结束。在新77师和暂70师完成围歼70师团之后,刘家辉立即命令张恩华收拢部队,执行下一阶段作战。

  太康一线战事的结束,手头上多出了两个师的机动兵力,是促使高海宽下定决心起总攻,彻底的解决通许一线的军22师团和611师团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得知太康战事已经结束,两个师已经按照自己的计划,开始北上和西进,高海宽认为总攻的时机已到。

  只是高海宽没有想到的是,他制定的总攻击时间只比通许县城内的内山英太郎下达的突围时间早了十分钟。

  几乎通许一线的中两军都没有想到,7月19的午夜之前战场上片刻的宁静,只是一场大规模血战的序幕。

  入夜以后,在通许一线响了数天的炮声突然沉寂下来。28集团军之前的连续几乎不分昼夜的攻击突然停了下来。尽管内心中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内山英太郎却认为这很有可能是这么多天的攻击下来,中**队也不是铁打的,也需要休整一下。这很有可能是中**队在进行短暂的休整,以便为下一阶段更加猛烈的进攻做准备。

  内山英太郎认为只要挨过了今夜,自己就可以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他认为此时正成攻势的中**队绝对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没有任何征兆的,不做任何准备就开始突围。

  自己的突围行动,就算不能全部突出去,这在现在的形式之下,根本就没有那个可能。但是至少611师团突围出去不成什么问题。他那里知道,28集团军暂停攻击,只是高海宽在做最后调整。特别是炮兵火力的调整。

  午夜11时15,高海宽要通了刘家辉的电话,最后一次向刘家辉汇报即将开始的总攻,并请求刘家辉亲自给前线各部队下达攻击命令。

  刘家辉听完高海宽的请示之后,笑了笑道:“既然你是通许一线的总指挥,这个命令还是你来下。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一定会干净彻底的消灭掉通许一线军之22师团和611师团。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辜负我的厚望的。还是那句话,我对我的部下有信心。”

  高海宽听完刘家辉的回答,并没有因为刘家辉的器重显得激动,而是语气平静的道:“请总座放心,通许前线全体将士一定不会辜负总座的厚望。”听到高海宽的回答,刘家辉没有再说什么便挂了电话。

  他知道,高海宽那里已经不需要自己再说什么,高海宽会做的很好。而且他相当喜欢高海宽在什么时候,都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情绪这一点。

  放下电话,高海宽看了看表,此刻他手腕上表的指针,正指向预定的总攻时间11时20。看到时间已经到达,高海宽不在有任何犹豫,再一次拿起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几个师长,以及各炮兵集群的指挥官下达了总攻命令。

  他的这个命令相当的简短,甚至简短到只有两个字“开始。”伴随这他的话音落下,沉寂了半夜的炮声再一次响彻通许一线的云霄。

  当高海宽的总攻击命令下达的时候,内山英太郎也亲自在电台边上,向所有还没有中断联系的部队下达了全军总突围的命令,还没有等他放下手中签署命令的笔,突然,沉默了半夜的炮声再一次突然的响起。而且炮声的密集程度超过了以前中**队起了任何一次攻势。

  听着代表着28集团军部队总攻开始的震耳聋炮声,内山英太郎呆住了,甚至就连手中的笔掉在地上都不知道
上一章   抗日之铁血河山   下一章 ( → )
不良八路国魂军火之王刺刀19371908远东抗日之精英特老兵系统战地生涯无赖英雄之西文娱抗日上海1852铁血
古文小说网为您提供由美丽的蛇最新创作的免费军事小说《抗日之铁血河山》第二百九十六章 再战豫东及抗日之铁血河山最新章节第二百九十六章 再战豫东-9在线阅读,《抗日之铁血河山(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抗日之铁血河山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古文小说网(www.guwe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