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妻来袭,痴缠天才诛妖师》第八十二章我爱你此生不悔四万更新完毕及《鬼妻来袭,痴缠天才诛妖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古文小说网
古文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古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鬼妻来袭,痴缠天才诛妖师  作者:四月恋秋 书号:554  时间:2016/9/19  字数:13639 
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我爱你,此生不悔(四万更新完毕)    下一章 ( → )
 “落辰师兄…我…我不是故意的。”寒月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手中的剑,握着剑的手顿时松开,手急剧地颤抖着。

  落辰身上的暴戾之气开始趋于平静,泛红的眼珠也渐渐变黑,他垂头看着口的剑,慢慢抬眼望着手足无措的寒月,嘴皮微扯着,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身体直直地往后倒去。

  寒月转过身,脸色煞白地对着帝凌轩辩解道:“我不是故意,我真的不是故意,我只是想拦着落辰师兄,我…。”

  “先冷静,我去看看。”帝凌轩冷峻地安慰着寒月,快步朝着落辰走去。

  在落辰口的剑正是他自己的剑,剑上凝聚着妖气,此刻正一点点地融入进他的心脏,蚕食着落辰最后的生命峥。

  “他活不了了。”沐千歌敛起脸上的随意,表情凝重地说道。

  帝凌轩紧绷着身子,哑着嗓子说:“我知道。”

  被妖气噬的心脏,会让落辰直接暴毙而亡,虽然他体内之前就有妖气,但是却没有让妖气侵害五脏六腑,如今这一剑,不仅刺中了他的要害,也让封锁在他体内的妖气彻底失了客。

  落辰的瞳孔涣散地看着天空,没有了妖气侵蚀的脸再度恢复到当初的洒而又狂傲的模样。

  面对着眼前的突变,帝凌轩心里也是百感集,虽然对落辰怀有怨恨,但是却并不希望他死,毕竟从前他曾经像哥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教自己练剑,对他,自己心里也是有感情的。如果不是因为寒月,一切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就在帝凌轩难过之际,落辰的手慢慢抓到他的手臂,让他诧异地抬起头。

  “寒月,我想见寒月。”落辰气若悬丝地说着,语气中带着深沉的眷恋。

  帝凌轩点点头,回头对着寒月唤道:“寒月,过来。”

  寒月紧咬了下,慢慢地走到落辰面前,眼睛低垂地看着脚,不敢看他。

  “寒月,我不怪你,如果能死在你的剑下,对我也是幸福的,所以不要自责。”落辰的瞳孔在看到寒月的身影时开始渐渐聚集,低声乞求着。

  寒月的身子一怔,鼓起勇气请抬起头,望着落辰的脸,最后对上他深沉痴恋的目光,心中的愧疚和自责让她再也不能自抑地下泪来,跪下来呜咽着:“对不起,对不起,落辰师兄,我真的没打算要杀你。”

  “我知道,寒月…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那么的善良…连一只兔子死了都要难受…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所以…不要自责…。”落辰的嘴角不断地溢出血,声音也是断断续续。

  “不要说了,落辰师兄,你不要说话了,我让爹想办法救你。”寒月捂着嘴巴哭着恳求道。

  寒月的哭声和落辰的濒死让帝凌轩脸色愈发阴沉,他起身想要离开,落辰却拽着他的手臂不让离开。

  “帝凌轩…我求你一件事…。”落辰艰难地转动着眼珠,望着帝凌轩,不甘心地说道。

  帝凌轩垂眼看着落辰,神色不明,却还是微微颔首。

  落辰轻扯了下角,苦涩地说道:“好好照顾…寒月…不要伤害她…这是我最后的乞求。”

  听到落辰的话,寒月的眼泪越落越急,嘴却越抿越紧,因为怕一张嘴,就会痛声大哭。

  “我会的。”帝凌轩定声答道。

  “那就好。”落辰释然地笑着,手从帝凌轩的手臂上缓缓滑落,眼中一片虚无,想要张开的嘴却无法张开。

  寒月,我其实好想告诉你,我爱你,如同你有多爱帝凌轩,我就有多爱你。

  寒月,你不知道我的爱有多卑微,所以才会让我变得这么的不堪,用着卑鄙的方法想要得到你。

  寒月,我本想说,不要恨我好吗,能不能在心里的一个角落留一个位置给我,偶尔的时候想一下我,可是,我却怕开口,我怕你拒绝。

  我爱你,此生不悔,只愿来生还能再寻到你。

  寒月…我有好多话想要告诉你,可是,我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悔恨的泪水从落辰的眼角滑落,他的身体急剧一抖,嘴里吐出大口大口的血,痛苦地弓着身子,然后又像没有重心的提线木偶倒塌下去,眼皮渐渐地阖上。

  “落辰师兄,我不恨你。”寒月悲痛的声音最后钻入落辰的脑海里,让他安然地勾起角,脸上最后漾着一抹幸福的笑。

  如此就好,我就心满意足了,寒月。

  在彻底被冰冷的黑暗噬之时,落辰再度看到了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寒月,甜甜的笑,轻柔的嗓音,像四月的春风,暖人心脾。

  *

  “寒月,这是落辰师兄,是你天宁师叔的徒弟,以后要在我们观中住下,你要好好和他相处。”一个身穿粉裙裾的女孩正蹲在院子里低头采着脚下的鲜花,忽然一道慈爱的声音传来,让她立刻仰起头,就看见一张略带傲气的稚脸。

  “嗯,好的,爹。你好,落辰师兄,我叫寒月,我们以后好好相处吧。”寒月站起来,手中捏着一小捧花,冲着落辰甜甜一笑,声音轻柔如风。

  故作倨傲的落辰在看到寒月的笑脸时,表情忍不住怔住了,从未有过的紧张感袭上心头,让他站直身子,慌张地说:“好。”

  “师父,你回来了呀。”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让落辰转过身,一张生人勿近的冰脸落入眼里。

  那个时候,落辰十四岁,帝凌轩十三岁,寒月八岁。

  相差不大的他们,没多久就玩在一起,帝凌轩虽不太爱与人亲近,但是落辰年龄最大,并且颇有见识,剑术也十分高超,让帝凌轩心生崇拜,便没事就跟着落辰学剑。

  落辰本就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十分享受帝凌轩的仰慕,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之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三人也开始逐渐长大,六年一晃而过,落辰二十,帝凌轩十九,寒月十四岁。

  原本就俏丽可人的寒月出落得愈发的温婉秀美,身姿窈窕人,让落辰对她的爱慕之心越来越浓,目光每时每刻都在她身上停留。

  而本来一直是跟在落辰身后的帝凌轩却在短短几年内变得十分优秀,除了外貌变得更加的风姿卓越外,他的剑术也大有进步,而让他最为耀眼的则是他的诛妖才华,除了接受清心道长的教诲外,也会学其他各派的法术,融会贯通,自成一派,十八岁一出山,就将千年猛鬼给制服,名声大震,几乎无人不知他的名字。

  落辰心中对帝凌轩的成功心生嫌隙,再加上寒月喜欢帝凌轩,这让他开始嫉恨,因此超越帝凌轩,成为更厉害的诛妖师成了落辰的心愿。

  只可惜落辰虽然剑术了得,但是在法术上并无多大的起,就连一个只有五百年妖力的树妖,他就算用尽全部力气也无法打败,而帝凌轩却只用一眨眼的功夫,就取了树妖的妖丹。

  这严重的落差让落辰更加心有不甘,心中的嫉恨就像无形的藤蔓一般蔓延,扎在血里。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嫉恨会成为妖怪控制的工具,让他做出悔恨终生的事情。

  那,寒月拒绝自己的邀请,跟着帝凌轩去了外面,让落辰气愤的跑到山后,对着树木练剑撒气。

  一只黑色的蝎子落在他脖子上,让落辰一剑刺死,却没发现脖子上有道血印,是被蝎子蛰了的痕迹。

  回道观中,落辰就觉得全身很乏力,便回房休息,梦里面,总有一个声音问他,你想要什么?

  落辰一开始没有回答,后面被问烦了,便说出自己的答案。“我想要寒月。”

  那随意的一句话,却让落辰体内的***无限制的开始膨,那个声音不停地蛊惑着“你再不要了寒月,她就跟着帝凌轩跑了,她就不会理你了,你要眼睁睁看着她落入别人的怀里吗?”

  落辰受不了蛊惑,也惧怕失去,便将寒月约会后山相见,将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倾诉出来。

  如他所想,寒月果然拒绝了,她说她只是把自己当哥哥,心里爱的是帝凌轩。说完就转身要离开。

  看着寒月离开的背影,落辰心如刀绞,声音再度响起道:“要了她,让她成为你的女人,她就会爱上你,一辈子是你的。”

  落辰摇头拒绝,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地朝着寒月走去,伸手将她在身下,撕扯着她的衣服,如同猛兽一般啃咬着她的身体。

  就算听到寒月的哭喊声,但是落辰的目光被她的身子吸引住,理智已经彻底失了,只想顺着心,顺着那个声音占有她。

  而就在快要得逞之际,帝凌轩突然赶来,和落辰对打起来,运用符咒出了他体内的蝎妖。

  原本蝎妖一除,落辰就该恢复正常,但是他手中的剑却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攻击着帝凌轩。

  帝凌轩看着落辰眼中的仇恨,心中一惊,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对自己有了恨意,再想到刚刚那蝎妖其实妖力并不高,并不能轻易掌控人心,除非是本人自愿,想到这,帝凌轩就明了其实刚刚对寒月所做的那一切,绝大部分是落辰自己的想法,想到这些,帝凌轩对他就毫不留情。

  虽然自己不喜欢寒月,但是寒月是自己的师妹,从小一起长大,如亲妹妹一般,自己怎么能够容忍她被人欺负,而且还是自己从小敬重的师兄。

  两人招招狠厉,但是落辰心系寒月,听到她的哭声,心里还是心疼,一个不小心,就被帝凌轩打败在地。

  帝凌轩拿剑指着落辰,冷声警告道:“立刻离开寒月,离开道观,否则别怪我告诉师父。”

  那,落辰离开了清心道观,但是并不是因为害怕帝凌轩,而是为了有朝一前来复仇。

  为了在道行上超过帝凌轩,落辰疯狂除妖,却常被伤得遍体鳞伤,差点命悬一线,无意中翻到了师父留下的东西,知道了一种可以快速增长道行的术,那就是取鬼怪身上的力量,收为己用。

  落辰知道这方法不对,但是为了打败帝凌轩,他开始练习这道术,却不知道会得面目不堪,容貌尽毁,除了不停地食妖力外,还要深受妖毒的蚕食。

  四年的时间里,落辰兜兜转转,一边提高道行,一边想办法恢复容貌,却无多大见效。

  忽然收到清心道长的邀请,让落辰迟疑了下,却还是决定前去赴约,只因为想要见那个自己思夜想的人。心中也制定一个计划,那就是当着寒月的面打败帝凌轩,然后对她启用洗魂术,让她彻底忘记一切,永永远远只记得自己,跟在自己身边。

  为了尽快在短时间内恢复容貌,落辰诛杀鬼怪越来越频繁,但是容貌恢复却缓慢,让他心急如焚,一次意外,他遇到了魔界的妙烟,妙烟给了他可以短暂恢复容貌的药,也告诉他帝凌轩身边有一个特殊的女子,说不定可以助他永久摆妖毒。

  回了道中,落辰对鬼娃就关注起来,虽然看似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他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并在经过帝凌轩房间时,听到了她半人半鬼的身份,让他欣喜不已。

  于是落辰改变了计划,寻找对付鬼娃的办法,但是无奈前两天她一直待在房间和帝凌轩身边,让他无法动手。第三,鬼娃要求放纸鸢,跟着帝凌轩和寒月他们来到了靠近森林的地方。

  由于药效只有三的期限,落辰便决定让妙烟帮忙,让她在道观内点火吸引帝凌轩他们的注意,这样自己就专门对付鬼娃。

  本来一切都在计划中,只是落辰没有想到帝凌轩会那么快找到鬼娃,也没有想到妙烟会阻止自己的动作,让他只得单独对着寒月出手。

  落辰曾想过,只要可以和寒月在一起,那么便决定不再针对帝凌轩,可是当他以为就快要成功时,一切却如同泡沫般消失了,搭上的还是自己的一条命。

  在最后的意识里,落辰问了自己一个问题:落辰,你有没有后悔爱上寒月?

  落辰没有回答,但是内心明白,自己不后悔爱上她,只是后悔爱错了方式,如果当初自己能够不那么嫉恨,不那么计较,就这样默默地守在寒月的身边,痴痴地望着她,如同她痴痴地望着帝凌轩一般,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吧。

  *

  看着眼前死去的落辰,清心道长和空了和尚都深受打击,虽然十分遗憾落辰会走上歪路,但是心里却想要让他重回正道,这样也算是对得起天宁师兄,现在,天宁师兄真的是后继无人了。

  “爹,师叔,对不起,都是寒月我的错,请你们责罚我吧,哪怕用命抵命都在所不惜。”寒月扑通一声跪在两人面前,愧疚地叩首在地。

  清心道长弯扶起寒月,怜惜地拍着她的手,看着她红肿的眼眶,心疼道:“傻孩子,爹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件事不是任何人的错,你也不要自责,你也累了,就好好休息吧。”

  “我…好的。”寒月张嘴准备反驳,但是看着落辰,心中刺痛,最后神伤地垂下眉眼。

  “鬼娃,你陪寒月一起回房。”帝凌轩担忧地瞥了眼寒月,侧头对着待在自己身边的鬼娃说道。

  鬼娃认真地点了下头,抓着寒月的手,轻声说道:“寒月姐姐,我陪你回房间休息吧,睡了一觉就好了,寒月姐姐不要难过了。”

  “嗯,好。”寒月对着鬼娃轻轻一笑,笑容苍白,步子也飘飘然。

  见寒月和鬼娃离开后,清心道长叹了口气,忧心忡忡道:“寒月肯定会种下心结的。”

  众人没有说话,但是对清心道长的话十分认同,寒月的性格,大家都清楚,容易死心眼,总喜欢把所有的过错揽在自己身上,自己一个人在心里痛苦。

  “阿弥托福,世事无常,清心师弟,我们还是为落辰师侄安排一场丧事,我和千歌来超渡他的亡魂,愿能减轻他的罪恶,早得以往生。”空了和尚喟叹了声,对着清心道长商量道。

  清心道长微颔首,目光重新落在眼前的落辰尸体上,表情凝重。

  话说鬼娃一路送寒月回了房,本来还想和她聊聊心,但是寒月却说想要休息,鬼娃也只好识趣地退出房间,动作轻微地关上门。

  “寒月姐姐心里一定很难过,不过那个落辰是个大坏蛋,死了也是活该呀,为什么要难过呢?”鬼娃皱了下脸,不明白地小声嘀咕着,一个人在路上左蹦一下,右跳一下。

  一个脚步没跳稳,鬼娃赶紧收住重心稳住身子,头微微往后仰,却无意中看见了一抹红色。

  “谁在那?”鬼娃立刻回过头,大声问道,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只有一排翠绿的竹林。

  鬼娃狐疑地走近那一排竹林,眼珠灵活地转动着,动鼻子对着空气闻了闻,最后咬了下嘴往回走,边走边自言自语道:“是我眼花了吗?嗯,应该是眼花了。”

  鬼娃认定这个结论,继而又开始三步走一步跳地离开了。

  而就在鬼娃离开后,那片刚刚无人的竹林处,就出现冥夜和冥使的身影。

  “殿下,刚刚她好像发现了您。”冥使望了眼冥夜,小声说道。

  冥夜没有说话,只是轻抬了下眼睑,徐徐开口道:“还太早,等她真正能够看到我,才是我们能够相见的时候。”

  一片竹叶飘下,落在冥夜修长白皙的指尖,红色的眸子里微微带着一丝柔光,呢喃道:“真希望那一天可以早点到来。”

  虽然心中腹疑团,但是冥使还是理智地没有开口询问,他将话锋一转,恭敬询问道:“殿下,落辰的魂魄已被押往冥界,殿下想如何处置?”

  话音刚落,那指尖的竹叶就顷刻间化成乌有,原本就清冷的声音里又再度加了一丝寒意“将他打入第十层地狱。”

  冥使诧异地看着冥夜,略有些胆怯地提醒道:“这落辰虽然罪孽深重,但是却还不足以打入第十层地狱,殿下这样做,只怕会惹怒了…。”

  “你是说他吗?放心,一切都有我承担着,你只需要按我的吩咐去做就行。”冥夜淡然的声音就像一层雾霭,轻柔却又带着冷冽的气息。

  “是,殿下。”冥使听到冥夜这般话,便点头应道,身子下一刻就从他身旁消失。

  冥夜微微抬起下巴,伸手触摸着那一片翠绿,浅声道:“伤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就算是他,我也不会允许的。”

  乌云密布的阴天,风从远处吹来,让竹叶发出咝咝的响声,就像人藏在心里无法道明的声音,最后随风散去。

  待到乌云散去,阳光重新温泽着大地,也将一辆马车的鎏金尖顶照得闪闪发光,让不少人伸手遮住眼。

  “哇,好热闹。”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一张充活力的小脸出来,漆黑的眸子不停地在眼中转动着,如花瓣般娇的红不断地发出感叹声。

  “鬼娃,坐好。”一道冰冷的声音从马车内响起,带着不可抗拒的霸道。

  鬼娃嘟了下嘴,不甘愿地放下车帘,扭过身重新坐好,将目光再度放在这个十分宽敞的车内。

  “鬼娃,等到了焱都,我再带你好好玩,那里比这里更热闹,也更繁华,你想要什么,想吃什么,都能够买到。”沐千歌微靠在车壁上,将鬼娃委屈的神情尽收眼底,低笑着懒懒说道。

  “真的吗?有这么热闹的地方?”鬼娃一听,立刻双眼发光。

  “当然,鬼娃,焱都是我们影国的都城,也是最繁华的热闹之地。”寒月微笑着为鬼娃解释,将自己刚泡好的茶递到她手中。

  “好想马上到,真开心,一定特别好玩,你说是不是,帝凌轩?”鬼娃歪着头对着身旁假寐的帝凌轩问道。

  帝凌轩张开眼,漆黑的眸子深邃幽黑,让人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情,脸上冷漠的表情也让人兢兢战战。

  “师兄,喝茶。”寒月拿起另一杯茶,双手端到帝凌轩面前。

  帝凌轩伸手接过茶盏,目无表情地喝着。

  “你不问我为何要让你们去焱都吗,帝凌轩?”沐千歌接过寒月递来的茶,浅浅啜了一口后,挑了下眉毛看着帝凌轩问道。

  帝凌轩将手中的茶盏回给寒月,重新阖上眼冷声道:“到了自然就会知道。”

  “是吗,那最好,我可是抱了很大的期待。”沐千歌低垂着眼眸看着手中的茶水,嘴角轻轻一扯,余光落在鬼娃的身上,眼中闪过一抹深意。

  寒月见师兄和沐千歌之间的气氛还是这般尴尬,便无奈地叹了口气,脑中忍不住回想起前爹生辰那天,沐千歌突然提出自己手中有一笔生意,酬劳是一百万两,希望师兄能够接手。

  师兄原本想要拒绝,但是无奈爹见钱眼开,看见那么多钱,就立刻答应,还摆出师父的姿态让师兄接受。想到这里,寒月就忍不住叹了口气,爹真是不会看脸色,明明师兄当时都黑了脸,怎么还不知道拒绝呢。

  寒月在心中烦恼,却不知道帝凌轩会接受其实另有一番心思。他若是不想接,师父如何威都是没有用的,之所以答应,一是因为报酬的确丰厚,二是念在沐千歌在落辰这件事上出过力,自己不想欠他人情,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清楚知道沐千歌在打鬼娃的主意,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何,但是应该跟此次的任务有关联,所以才会同意。

  本来此次并不想带上寒月,但是想到沐千歌此次的心思,让她看着鬼娃也比较稳妥,并且寒月还因落辰的事伤神,也想趁此行让她换换心情。

  鬼娃见帝凌轩又在睡觉,便窃窃地趴在车窗上,小心地起帘角,偷看着外面的风景,却在听到帝凌轩的咳嗽声时又立马将帘子放下,隔绝着车外的光。

  而在被光照耀一道宽敞高大的门前,一道身影在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后,就轻轻推开门,动作敏捷地进入房间,转身再度阖上门,将阳光挡在门外。

  原本应是明亮的房间,由于窗门紧闭,显得房内格外幽暗。来人回过身,望着房间正中央摆着的一张十分宽大的,脚尖朝着前移动。

  这房间十分宽敞,但是里面除了一张外,就只有围绕着放置的八个香炉,香炉里面正缓缓地冒出青烟,使得房间弥漫着特殊的味道,有点香,却又让人眩晕。

  来人将垂放下来的纱幔起一角,目光便落在躺在上的人身上,肤因为长时间待在黑暗里而变得惨白,眼睛紧闭着,眼角生出些许皱纹,是岁月留下的痕迹,一头青丝绾在脑后,头上还着显示尊贵身份的玉如意,双手放在真丝织成的被褥上,指甲上的丹蔻泽鲜,看来是有人特意为她涂上的。

  这是个年约四十多岁左右的美妇人,哪怕是沉睡着,整个人也给人一种雍容华贵的优雅。

  “马上就到时间了,太后娘娘,很快你就会结束这痛苦了。”边的人发出低低的哑笑声,起纱幔的手渐渐垂下,那望着太后的眸子里闪过一缕怨恨。

  “咚咚咚”的声音突然在奢华的皇宫一处沉闷地响起,正好落在从房间出来的人耳里,看着远处来来往往都无法听到这个声音的宫女太监们,留着浅显疤痕的嘴角向上一勾,诡异地笑从嘴角蔓延开来。

  上紧闭的太后倏然猛地睁开眼,她的双手直直地往上举着,像在努力挣脱什么东西似的挥舞着,眼角慢慢溢出血泪,眼珠几乎快要从眼眶爆裂出来,她痛苦地叫道:“千歌,救母后,快来救我。”话刚说完,那手就又垂直地落在被褥上,眼睛重新闭上,眼角的血泪开始消失,重新恢复到沉睡的模样,仿佛刚刚一切并未发生。

  咚咚咚地声音还在继续,进空气里,扩散至远方,让闭着眼的帝凌轩猛地睁开眼,剑眉微皱。

  “哇,好漂亮的房子。”鬼娃兴奋地声音从车外响起,帝凌轩这才发觉,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来了,车中空无一人,除了自己。

  鬼娃望着眼前的建筑,忍不住惊讶地睁大眼,琉璃做瓦,鎏金涂顶,门前两座巨大的石狮,给人气势磅礴之感。

  帝凌轩走马车上下来,看了眼眼前的建筑,不以为然地抚了下衣摆。

  “帝凌轩,你醒了呀,这里就是沐千歌的家,好大好漂亮,比你住的地方大好多。”鬼娃侧头见到帝凌轩,便眉飞舞地说着自己的看法,没注意帝凌轩微眯起的眼。

  寒月正准备开口解释,忽然一群人从里面急忙出来,慌张地跑到沐千歌面前跪下,领头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颤声道:“不知王爷回来了,卑职接待来迟,请王爷责罚。

  “起来吧,我没有通知,你们不知道也很正常,赶紧安排好房间,好生招待我的朋友,这段时间要绝对足他们的需求,不得怠慢,否则本王定重罚。”沐千歌随意地摊开手,嬉笑着说道,但是说到最后,语气突变得低沉,让那些人赶紧点头。

  沐千歌拾阶而上,走至门口,对着还愣在原地的寒月说道:“寒月师妹,快请进吧,来这里不要拘束,就当是家里一样,有什么需要和下人们说声就行。”

  “好的,沐师兄。”寒月连忙点头,迈着小步朝他走去,回头见鬼娃对帝凌轩小声嘀咕着,便忍不住好奇地蹙起眉黛。

  鬼娃凑到帝凌轩跟前,小声问道:“帝凌轩,王爷是什么东西?”

  “那你知道王八是什么吗?”帝凌轩反问道,懒得和鬼娃解释,否则要解释起来,一定要浪费舌。

  “王八不是乌吗?”鬼娃低着头,咬着手指想了下,继而豁然开朗道“哦,我知道了,王八是乌的另一种称呼,王爷是沐千歌的另一种称呼,但是为什么要叫王爷,王爷和王八只有一字之差,难道是兄弟关系?”

  帝凌轩冷漠的脸在听到鬼娃的话后立刻突变,嘴角滑出一丝极浅的轻笑,看见她狐疑地抬起头,马上敛起笑容,认真说道:“难得你这么聪明。”

  “真的,我猜对了呀,太好了。”鬼娃听到帝凌轩的夸奖,瞬时间跳了起来,得意地扬着笑脸。

  帝凌轩迈着步子朝着站在门口等自己和鬼娃的沐千歌与寒月走去,柔声催促道:“快进去吧。”

  “嗯。”鬼娃点点头,跟上帝凌轩的步伐,鼻子却在闻到从远处飘来的一阵味道时微微一动,惊愕地回头望去,目光落在远处金碧辉煌的建筑上。

  沐千歌见帝凌轩已经进了门,鬼娃还不上来,便走到她跟前,顺着她的方向望去,嬉笑着打趣道:“知道你看的地方是哪里吗,鬼娃,那是皇宫,若是你想去,我可以带你去玩。”

  “真的吗,那就是皇宫呀?”鬼娃心不在焉地回道。

  敏锐的沐千歌立刻察觉到鬼娃的不对劲,便凝声问道:“怎么了?你不想去吗?”

  鬼娃摇摇头,小心翼翼地说:“我刚刚闻到了血的味道,好像还有一个女人的哭声,是从你所说的皇宫里飘出来的。”

  沐千歌的身子一顿,脸色大变,伸手抓住鬼娃的肩膀,急声问道:“还有什么,鬼娃,声音是什么样的,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我不知道,怎么了,沐千歌?”鬼娃第一次看见沐千歌如此紧张的表情,便觉得奇怪地反问道。

  “你再闻一次,鬼娃。”沐千歌不甘心地说道,抓住鬼娃肩膀地手渐渐用力,让她觉得生疼。

  正在鬼娃感到无措的时候,一只大手就扣住沐千歌的手,用力一捏,他的手就从鬼娃的肩膀上松开。

  “你疼鬼娃了,沐千歌,你给我记住,她不是你可以随便碰的。”帝凌轩冷冷地瞪了眼沐千歌,看着鬼娃因为疼而皱起的眉,心中便十分不悦,伸手牵起她往里走去。

  沐千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低声道歉:“对不起,鬼娃,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紧张。”

  “没关系的,不疼,沐千歌,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鬼娃回头冲着沐千歌摇摇头,见他一脸内疚,便扯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安抚他。

  帝凌轩没好气地冷哼一声,握着鬼娃的手就要松开,却没想到被她反握住。

  “帝凌轩,那个皇宫有点奇怪。”鬼娃微弱的声音响起,让帝凌轩挑了下眉,果然,她也注意到了。

  从刚一下马车,帝凌轩就注意到了皇宫那里的不对劲,表面上看似被一层金光笼罩,但是里面却有血气绕,虽然皇宫里面死人很常见,但是皇宫所在之位,是建在五行八卦上,任何怨念与鬼怪都无法存活。

  然而现在皇宫里面有血气存在,只说明一件事,皇宫里面有古怪。

  夜如期而至,帝凌轩站在楼台上,望着远处的皇宫,血气比白天所见已增加许多,并且颜色加深。

  身后传来一阵步伐,帝凌轩没有回头,语气波澜不惊地问道:“你要我去的地方,是皇宫里面吧?”

  沐千歌的脚步一顿,继而又快步走来,赞赏地说道:“果然不愧是帝凌轩,一下子就猜到了。”

  “皇宫里的古怪,你应该能看出来。”帝凌轩侧头,冷睨着沐千歌。

  沐千歌点点头,放眼望去,叹了口气道:“嗯,我知道,但是却找不到任何纰漏,就算明知母后被妖术所害,却无从下手,这才是我最可恨的,所以才只能求助你。”

  “其实你真正想求助的人,是鬼娃吧?”帝凌轩直言不讳道“那在死村,你知晓了鬼娃拥有言灵术,所以你才千方百计想将她从我身边带走,只可惜她太固执,你的计划没法成功。”

  沐千歌望着皇宫的目光没有收回,脸上的笑容却不断扩大,清了下嗓子抱怨道:“是呀,只可惜我是各种哄都不成功,真是伤我自尊呀。”

  帝凌轩鄙夷地冷哼一声,严肃说道:“鬼娃虽然的确有些特殊技能,但是你不要以为此事很简单,能让皇宫里残留血气,那的确不是普通之事。”

  沐千歌侧过头,赞同地点点头,继而扯着角嬉笑道:“是呀,所以我才花一百万两请你出马,你帝凌轩一出场,必定会马到成功。”

  “你貌似算计得很好,沐千歌,或许从一开始你的主意打的就是我,只是再利用鬼娃这颗棋子做饵对吗?”帝凌轩危险地眯起眼,目光锐利地向沐千歌。

  沐千歌赶紧摆着手,讪笑着道:“不敢不敢呀,我很早就想请你来,不过你看到我不是冷着脸就是无视,我肯定请不动,所以只好借用鬼娃一下,这样才能请得动你这座尊驾呀。”

  “沐千歌,你果然该去唱戏。”帝凌轩瞪了眼沐千歌,冷声嘲讽道。

  沐千歌微微摸了下下巴,摇了下头:“不行不行,帝凌轩,你也知道我这张脸有多受,我要是去唱戏,戏院肯定要塌了,不好不好。”

  “无聊。”帝凌轩折身就要离开,站在原地的沐千歌望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散去,正说道:“帝凌轩,这次我真的把所有的希望在你和鬼娃的身上,我预感母后的时间不多了。”

  “沐千歌,酬劳加倍,两百万两,不能讲价。还有,尽快安排好进宫的时间。”帝凌轩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又再度提脚离开,只剩下一道漠然的吩咐留给沐千歌。

  沐千歌微微一愣,紧抿的薄立刻向上轻扬,温和的笑容再度回到嘴角,侧头望向皇宫,凤眸闪过一抹坚定的神情,沉声道:“母后,我一定会救你,然后再带你去游山玩水,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所以一定要等我。”
上一章   鬼妻来袭,痴缠天才诛妖师   下一章 ( → )
尸宠艳鬼之朱色人盗墓笔记七星结之孔明猛鬼新娘之厉妘鹤事务所她们的秘密魅惑长生第七当铺盗墓异志推理补眠中
古文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四月恋秋最新创作的免费灵异小说《鬼妻来袭,痴缠天才诛妖师》第八十二章 我爱你此生及鬼妻来袭,痴缠天才诛妖师最新章节第八十二章 我爱你此生不悔-在线阅读,《鬼妻来袭,痴缠天才诛妖师(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鬼妻来袭,痴缠天才诛妖师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古文小说网(www.guwe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