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惹祸》第四章及《占星惹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古文小说网
古文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古文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占星惹祸  作者:岛田庄司 书号:44294  时间:2017/11/23  字数:10803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凶器似乎是面积不小的板状物,那么也有可能是地板。至于皮包锁根本不必去伤脑筋,那是平吉自己锁上的。”

  “这样想的话,每个部份都能连贯起来。平吉在他那本做为遗书的小说,曾经暗示过将要自杀,因此凶手可能故意在密室里,作成平吉自杀的样子。但是致命伤在后脑勺,只能判断是他杀,由此可以想见这是凶手的疏忽。虽然称得上是异想天开的伟大杀人计画,不过…”

  “对啊!你实在是太伟大了!当时的警察,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可是到底是怎么做的?”

  御手起沉默了半晌,似乎不太想继续说下去。

  “啊,这种想法很荒谬,要用说的嘛,倒很麻烦!”

  “那么我来帮你说下去吧。那张不是附有滑轮吗?首先把靠近的某个天窗卸下来,再垂下一附有挂勾的绳子钩住的一角。因为他知道平吉睡觉时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而且药量一再增加。”

  “于是又抛下另三条同样附有挂勾的绳子,然后缓缓地拉到天窗,再用割腕或服毒的方法,制造平吉自杀的假象。”

  “不过,事实却与计画大有出入,因为事先无法练习,四个人各据一方,拉动那张,本来就很吃力,也不容易平衡,结果靠近天窗时,却倾斜了,于是平吉的头朝下。不过,因为当初是把二楼打掉再改建,故天花板与地板之间大约有十五公尺呢!”

  “啊…”“但是,这仍是个很了不起的推理,当初警方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花了一个月时间才想到这一点。”

  “哦…”“对了,那些脚印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啊…嗯?”

  “你知道吗?”

  “那个嘛,到底是怎么的?…让我想想看…啊,对了!”

  “应该是这样的吧,窗户附近的凌乱脚印并不是故花招,而是把梯子搁在那边。因为要把铺拉上去,至少要四个人,另一个人负责下手,这么一,共犯就有五个人了。所以凶手从梯子上下到雪地时,才会造成如此凌乱的脚印。”

  “至于两种脚印中模特儿的女鞋脚印可能是真的,男鞋印就大有文章了。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腹案。由于一般的芭蕾舞者不都是踮着脚尖走路的?要在雪地上也这么走,就会形成踩高跷的痕迹。第一个人这么走,然后第二个、第三个只要利用同样的方法,循着他的脚印走即可。不过,总是会有不太吻合之处,于是穿着男鞋的人,走在最后,再把那些脚印踏平就好了。”

  “如果走在最前面的人的鞋,比最后一个人的小,虽然在理论上是行得,然而还是会有一些不合之处,就像你刚才提到过的情形。可是,只要前面的人是利用踮脚尖的方式走路的话,即使有一千人也无所谓。这样一来,凶手也呼之出了。”

  “说得不错!你真是不简单!像你这种优秀的人才,居然在乡下当占星师,真是国家的损失呢!”

  “大家都没有眼光嘛!”

  “在下楼梯处,要让大家都踏在同样的地方,也很不简单。而且也会留下楼梯的印子,于是如你所说的,穿男鞋者最后再小心翼翼地消除那些脚印,于是形成足迹凌乱的样子。到这里为止我都懂,可是前面的部份呢?”

  我的话似乎伤了御手洗的自尊。他说道:“哼!你不饿吗?我们先去吃饭再说吧!”

  第二天,我很早就到御手洗处,打算吃过早饭就开车到纲岛去。

  “昨天我们讨论到哪里?”

  御手洗边喝咖啡边问。他今天的心情似乎还不错。

  “只说到平吉被杀的地方,大约是三分之一。我说他是在密室被杀的,而你也想到是被绳子钓起来的。”

  “对了!不过那种说法有点自相矛盾。昨天你回去后我又仔细想了好久,现在又忘了,算了,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吧!”

  “昨天,我也有些细节忘了告诉你。”我很快地接着说:“关于他弟弟吉男的事。命案发生当天,他正在东北旅行。这几件命案被认为互有关连的主因之一,就是吉男和平吉长的很像双胞胎,而且平吉的体并没有留胡子。”

  御手洗不发一言,只是定定地看着我。

  “命案当天虽然没有人见过平吉,可是他的家人和富田安江都证实两天前还看见他留胡子。”

  “那又怎么样?”

  “你不觉得很重要吗?这证明平吉和吉男掉包的说法也是很有可能的。”

  “那根本不成问题。吉男从东北旅行回来后,那是什么时候?对,二月廿七深夜。回来后,他不是和女过着正常的生活吗?而且,他也要和出版社接洽吧!这些人不可能都感觉不出来吧!”

  “嗯,这个我也知道。可是,如果我先说到阿索德命案的部份,也许你就不会这么肯定了。因为我也在画图,熬个通宵后,第二天见面时,出版社的人常说我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

  “太太总不至于认不出来吧!”

  “只要变个发型,再带上眼镜,也许就能瞒过那些编辑了,因为稿的时间都是在晚上。”

  “命案发生后,吉男就带上眼镜,记录上可有写?”

  “虽然没有,可是…”

  “照你这么说,出版社的人都是大近视罗!而且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的子还是个大糊涂蛋吧!除非她也是共犯。这么说,这一连串命案的凶手都是同一人,文子居然对自己亲生的女儿也下毒手!”

  “嗯…吉男因为要瞒着那两个女儿,所以他才不得不杀他们嘛!与其后走漏风声,倒不如早下手!”

  “你的联想力可真丰富!可是,文子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她牺牲了丈夫和女儿,就能确保公寓的产权吗?”

  “…”“文子曾经把一把一万圆的钞票当作垃圾烧。而且,平吉和文子自很早开始,彼此就有些不愉快。”

  “不对!”

  “这两兄弟都是怪人。如果不发生阿索德事件,别人很不会注意到他们的长相很相似,你硬要叫平吉复活!”

  “…”“总之,这两人李代桃僵的说法是绝对不可能的。要是那样的话,你昨天所说的遭天谴的看法反而比较可信。如果硬要那么说,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吉男找到一个和平吉很像的第三者,然后再让他做平吉的替死鬼。这种假设,还比较合理。”

  “这件事就此打住吧!替身的说法根本是无稽之谈。之所以会有这种说法,只是因为吉男提不出有利的不在场证明吧。要是能证明他说的是事实,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你倒是很有自信嘛!到目前为止,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不过,要是再说到阿索德事件,你可要哭丧着脸了!”

  “对了,案发当晚,吉男投宿的旅馆当然可以查出来吧!这样一来,不在场证明不是很简单吗?”

  “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因为,吉男说从二十五晚上到二十六早上,他都坐在夜快车里,那就很难证明了。而且,如果第二天早上他一抵达清森就住进旅馆也就好办了。偏偏那天一整天他都背着相机在津轻海峡一带拍照,没碰到半个人,直到晚上才投宿旅馆。麻烦的是,他并没有事先订房。嗳,因为是冬天,所以不必预订,可是他也没和太太联络。”

  “如果他二十六晚上才投宿于津轻的旅馆,便有行凶的可能。二十六,在目黑杀了平吉之后,再驱车至上野车站,然后搭早班的火车到东北。”

  “二十六一整天都在津轻附近徘徊,二十七早上就有人到旅馆找吉男。对方好象是他的读者,那天只是第二次见面,他们并不很。二十七一整天吉男都和他一起行动,再搭火车回东京。”

  “原来如此!这么说,二十六拍的底片就是不在场证明的关键喽!”

  “不错!至少吉男不是由于津轻下雪才去东北的,这点到很容易证明。换句话说,津轻当时是初冬的景象,所以如果他所拍的底片不是当时的景,那就是去年拍的。”

  “是他自己拍的吧!”

  “嗯,他好象没有可以先在东北帮他拍照,再把底片交给他的朋友,因为这么做就等于是帮助他杀人。假设对方不明就里而帮他这个忙,万一警方侦讯时,也难保事迹不会败。吉男倒还想不出有什么人可以帮他这个忙!”

  “所以如果吉男玩花样,只得自己动手。后来查出那卷底片是前一年的秋天,亦即昭和十年十月在新宅拍摄的。于是案情乃渐趋明朗。”

  “这部份不是十分戏剧化吗?这是书中的高xdx!”

  “嗯,这么一说,不在场证明不就成立了吗?而且兄弟掉包的说法也无法成立了。”

  “事实就是如此。我可以继续往下说了吧?”

  “当然。”

  “第二件命案,就是昌子和前夫所生的大女儿一只在上野的自宅被杀。”

  “这件命案发生在距平吉命案约一个月的三月廿三,死亡时间距法医推断为晚上七时至九时之间。凶器是一枝家里的玻璃花瓶。这件命案倒是留下了凶器。一枝好象是被这个花瓶打死的,我之所以说好象,是因为花瓶上应该沾有血迹,却被擦掉了。”

  “和平吉的密室比起来,一枝命案的谜团较少。我这么说也许太轻率,不过,这只是一件极普通的命案,动机是窃盗。屋子里一片凌乱,衣柜被翻得七八糟,抽屉里的财物和贵重物品也都不见了。从现场看来,谁也能一眼看出凶器就是那只花瓶,应该不必费力擦掉上面的血迹吧!”

  “花瓶虽然被擦拭过,却没用水洗过。只是用布或纸擦过,因此很快就验出上面有一枝的血。”

  “如果凶手要湮灭证据,不如干脆把它丢掉。奇怪的是,他不但没这么做,反而还特地擦去血迹,再放在隔了一扇纸门的邻房,彷佛有意告诉别人这个就是凶器!”

  “警方和战后的业馀侦探,对这点有何看法?”

  “可能是无意中留下指纹的。”

  “原来如此。也许那并非凶器,只是沾了少许稀薄的血吧。”

  “那到不是。一枝的伤口和花瓶的形状完全一致,这是毫无疑问的。”

  “咦,或许凶手是个女的,她下意识地擦干花瓶上的血迹,再放回原处。这种习惯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女。”

  “我有确实的证据足以证明你的想法是错误的。凶手一定是男人,因为,一枝的体有被强暴过的迹象。”

  “啊…”“也许是死后再被强暴,不过一枝的下体却留有男人的。血型是O型。于是,警方对书中人物逐一调查,结果发现除了平吉以外,只有吉男和平太郎涉嫌。但是,吉男的血型是A型,平太郎则为O型,不过,三月二十三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他却有不在场证明。”

  “因为这样,警方才认为这件命案和平吉、阿索德被杀之事完全无关。只是凑巧发生在这两者之间的不幸事件。梅泽一家正是一般人所说的,遭受诅咒的一家。”

  “如果不在这种时候发生这些事倒还好说,可是一加上这件命案,整个事情就愈发显的错综复杂了!”

  “平吉的小说并没有提到杀害一枝的计画吧。”

  “不错!”

  “一枝的体是何时发现的?”

  “大约是三月二十四晚上八点多。是附近的太太到她家送还传阅板发现的。虽说是邻居,可是因为当时的上野是个人烟稀少的乡村,这个邻居住在距离很远的多磨川堤防边,才会那么晚发现。”

  “其实说的正确一点,应该可以更早发现。因为那个妇人拿传阅板到金本家,也就是一枝的婆家时,才是二十四中午时分。当时大门没有锁,她进到玄关处叫了几声,里面都没有回应,她以为一枝出去买东西,于是把传阅板放下就走了。到了傍晚,又到她家看看,当时天色已晚,屋内却未开灯,打开玄关一看,传阅板依然摆在原地,她才觉得事有蹊跷。却又不敢到里面看个究竟。只好先回家,等丈夫下班回来,在一起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枝的丈夫金本,听说是中国人?”

  “嗯。”“职业呢?是贸易商吗?”

  “不,好象在开中国餐馆。听说他在银座及四谷都有分店,生意作得很大,所以很有钱。”

  “那么,上野的房子也很豪华吧!”

  “不,只是间毫不起眼的平房。这点很奇怪,所以才会传出他是间谍的谣言。”

  “他们是恋爱结婚的吗?”

  “好象是。由于对方是中国人,昌子自然烈反对。一枝婚后也曾和梅泽家断绝来往,不过不久就言归于好了。”

  “不过,他们的婚姻只维持了七年,在命案发生的前一年,金本知道中之间的紧张情势后,就把餐馆卖掉,和一枝离婚回到祖国。”

  “他们的分手可以说是战争一手造成的,不过,他们的个性好象也不太适合,因为一枝根本没有与他同行之意。总之,一枝接收了上野的房子,因为改名很麻烦,所以就一直沿用金本的姓。”

  “这个房子的主人被杀了,那房子由谁继承呢?”

  “应该还是由梅泽家的人接管吧!因为金本的日本亲戚只有梅泽一家。而且一枝没有生育,如果要把房子卖掉,也得等命案被遗忘以后。所以那栋房子就一直空着。”

  “大家都害怕的不敢接近那栋房子,而且最近的邻居也只有多磨川附近那一家,简直就像特地为制作阿索德而设的房子一样。”

  “对嘛!连那些职业及业馀侦探,也都说那里就是制作阿索德的现场。”

  “平吉小说里说是新泻县吗?”

  “嗯。”“这么说来,凶手杀了平吉之后,为了取得制作阿索德的工作室,才把一枝杀掉,他们是这么想的吧?”

  “认为这里是工作室的人,就是那么想的。”

  的确,如果从后来的阿索德命案来看,这个凶手真是头脑冷静、心思细密的人。用这栋房子作为制作阿索德的工作室,真是在适合也不过了。因为较复杂的案情,警方还会经常到现场找线索,可是由于只是单纯的窃盗杀人案,所以不会再去查证。

  另一方面,凶宅附近既没多少邻居,也没有亲戚,因为唯一的亲戚就是梅泽一家。只要用点头脑,就不难想象凶手故意制造窃盗杀人的假象,让房子变成空屋。

  不过,这样想的话,马上会遇到一个难题。那就是这一连串的命案的凶手,是男人,而且血型是O型。

  虽然也有人主张不必仅在平吉的小说中人物之间找凶手,但是,如果考虑到阿索德事件,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那么嫌犯只剩下富田平太郎一个了,因为他的血型是O型。

  然而,有两个理由难以断定平太郎是凶手。

  第一点,他确实有不在场证明。一枝遇害时,他在银座的梅迪希斯和三个朋友聊天,女服务生也可以作证。

  第二点,如果他是凶手,那么平吉应该也是他杀的。不过,这么一来,又会遇到从里面反锁的密室之问题了。

  如果是他杀的,应该是在模特儿回去之后才下的手…,可是这一点也有疑问,假设平太郎是为了画作买卖之事来找平吉,平吉可能在和自己并不太亲近的平太郎面前吃安眠药吗?

  或者,由于被害人是自己的爸爸,所以才不惜大费周章地先让他吃下安眠药?平太郎可能这么做吗?

  这些问题暂且不管,假设他杀了平吉再离开画室,那就得先从里面把门锁上,这也是男一个难题。

  因此,如果要证明平太郎是凶手,就必须先解决门从里面反锁的谜题。

  “嗯,还有更麻烦的事吧?如果平太郎也是画商,平吉既然认为那十二幅画是毕生杰作,平太郎也许会为了争取这些画的版权而杀害对方。既然买一幅画的钱就能买一栋房子,当然是难得一见的杰作了!”

  “对呀!平吉所谓的毕生杰作,只有这已完成的十一幅。其它都是些小品,而且,大多数都是为这些大作而作的习作,剩下的则是带有狄加画风的作品及芭蕾舞娘的素描。这些作品都寄放在安江处,而且不可能卖得高价。”

  “嗯。”“可是,如果说一枝命案以及和梅泽家有关的一连串事件都是同一个人,那么凶手应该是个性冲动,意志薄弱的人,而不是我想象中的头脑冷静的智能型罪犯。也许是个连自己的别和血型都分不清的糊涂蛋呢!”

  “啊!”“就刚才所提的一连串理由来说,O型的平太郎应无嫌疑。另外,他如果单独从梅迪希斯到梅泽家,在雪地中开车绝对不止四十分,所以就时间上来说,是不可能的。”

  “如果由于上述理由而洗刷平太郎的嫌疑,那么凶手就是我们所想不到的外人了!那么从这件神命案中得到的推理的乐趣就减半了。不过,那种乐趣也许只是一种奢望吧!”

  “嗯。”“所以我也认为一枝的命案,和这一连串事件全然无关,只是凑巧夹在中间的突发事件。”

  “嗯,这么说,你不认为这里是制作阿索德地方?”

  “嗯,这个嘛…如果说凶手是为了阿索德事件而杀害一枝…这一点我可想不透。一个疯狂的艺术家,在发生过凶杀案的空屋里连夜赶制阿索德,以此作为诡异小说的题材,的确能令人骨悚然,可是如果发生于现实生活中,就无法解释了,因为他无法在一片黑暗中工作,至少必须点上蜡烛,这么一来邻近的人难道不会发现吗?

  “这么一来,警方一定会对此事充兴趣而全力侦办。警察来时,如果是自己的家,就可以要求他拿出搜索状,然而这只是一栋空屋。换成我,就会找一间没有人知道的空屋来进行这件事。否则,根本无法专心工作,而且作品完成后,也无法慢慢欣赏。”

  “嗯,我有同感。可是那些业馀侦探有很多人都说这里是制作阿索德的工作室。”

  “对,他们是认为凶手为了占有这间房屋,而把一枝杀掉的!”

  “如果从血型的问题来看,凶手是局外人的成分比较大。”

  “对,你分析得对。从这里开始就是分歧点。”

  “嗯,只要不认为这件命案是单纯的窃盗杀人,那么梅泽家占星术命案的凶手就是局外人了…不过,如此一来,一枝命案不就成了悬案了?”

  “就是嘛。”

  “但是单以窃盗案来看,也有可能是见财起意的过路人吧?”

  “话是不错,可是,陷入胶着情况的案件却多得出人意料之外。例如我们到北海道旅行,然后杀了一个独居的老太太,劫走她藏在底下的积蓄,么警察也不可能怀疑到我们头上,因为我们和她毫无牵连,类这种结果成为悬案的例子非常多。

  “因为谋杀、蓄意杀人的情况,凶手一定拥有明朗的动机,在那种情况下,所有可能成为动机的理由都会一一被列举出来。另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查不在场证明。

  “然而,深究起来,这个梅泽事件之所以会陷于胶着的原因之一,就是动机的问题。前述的阿索德事件,几乎没有人有足够的动机,有此嫌疑的只有平吉一个人,可惜他已经作古了!”

  “原来如此!”

  “不过,我也不想把凶手看作局外人。因为硬说一个毫不知情人是凶手,实在太离谱了。”

  “照你说的理由看来,你还是认为一枝的命案是单纯的窃盗杀人吗?…嗯,我懂了,还是请你再把一枝命案现场的状再仔细描述一遍吧!”

  “这本书上有张图(图三)。只要看这张图片就一目了然了。一枝是穿着和服躺在地上,身上的和服也很整齐,只是没有穿内。”

  “啊?”

  “这没有甚么好大惊小敝的,当时的习惯就是那样。”

  “衣柜的抽屉全部被拉出来了,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屋子,钱全部不见了。

  “这个房间有一座三面镜,这里倒是没有被破坏,东西摆得很整齐,梳台上的摆饰也井然有序。”

  “被视作凶器的花瓶,则斜放在隔了扇纸拉门的隔壁房间的榻榻米上。”

  “其次,一枝的尸体被发现的位置,也如图三所示,不过,那个地方并没有打架的痕迹,所以不像是第一现场,据研判一枝应该是被杀后才移至陈现场的。”

  “因为若凶手用力过猛,伤口必然很深,血也会四处飞溅,不过陈处四周并无血迹。她是死后才遭强暴,所以凶手自然会把体移到较方便的地方,然而却一直找不到一枝被击毙的场所,也是相当奇怪的地方。”

  “等一下,我猜得果然不错!她是死后才被强暴的吗?”

  “嗯。”“是真的吗?”

  “很像是那样。”

  “这就很矛盾了。你刚才不是说一枝的服装很整齐吗?还是像你所说的,这只是单纯的窃盗杀人案,那个笨贼有可能在强暴了一枝的体后,再把她的衣服整齐?”

  “啊…嗯,这个嘛…”

  “算了,再继续说下去吧!”

  “嗯,找不到第一现场的确很奇怪。不过从各方面来研判,也不可能是在室外。警方再仔细地检查现场后,又发现梳台的镜子是三面镜,镜子的表面虽然擦得相当干净,不过仍然可以看出有少量的血迹,而且其血型和一枝的血型一样。”

  “这么说,她是面对镜子化时遇害的?”

  “不,从体的情况看来并非如此。因为她脸上几乎没有化,可能是梳头发时遇害的。”

  “面向镜子?”

  “对,面向镜子。”

  “咦?这么一来又不合逻辑了。这栋房子是平房吧!”

  “对呀!”

  “从这张图看来,梳台的旁边有扇纸门。面对镜台而坐时,背后的方向是有纸窗的走廊。这个小偷,如果要潜入房间杀害面对镜子的一枝,只有从隔壁房间打开拉门来,或是打开纸窗从一枝的背后偷袭两种方式而已。

  “假设他是从后面来的,一枝应该可以从镜子里看到吧。难道她会坐着挨打?不可能的,应该会立刻夺门而逃吧!

  “那么,如果从旁过来呢?由于是三面镜,所以小偷的影像也会反映于镜中吧?即使看不到,只要听到拉纸门的声音,一枝也应该还有充分的时间回过头去看个究竟。一枝是从正面被袭的吗?”

  “不,等一下…还是不对。我想她应该是背向凶手,凶手从背后偷袭的。”

  “嗯,和平吉遇害时的情形一样。这意味着甚么?…算了,另外还有一个从窗户爬进来的方法,可是这样一来就更奇怪了。难道她会一面梳头发,一面等着小偷从窗户爬进来吗?

  “还是很奇怪,我绝不相信是小偷干的。一定是人,否则根本讲不过嘛!一枝是坐在凳子上,而且前面有三面镜,在这种条件下,居然不回头也不逃走,反而束手待毙,这岂不是匪夷所思吗?她必然是面对镜子,也从镜中看到一步步走近的人,而依然维持原来的姿势。所以这个人一定是人,而且关系相当亲密。我敢和你打赌,一枝一定从镜子里看到对方的脸,而且我绝不相信他是个小偷或冒失鬼,因为他曾仔细地擦过镜子里的血!”

  “我想,这两人很亲密,而且是有肌肤之亲的。因为当时的女人,不可能在自己不的男人面前,坦然地梳打扮,除非是和她有体关系的男人。”

  “但是,这也不对,既然关系如此亲密,何必还在她死后强暴她呢?应

  懊在她生前享受鱼水之啊!他们应该是在一枝被杀之后发生关系的。”

  “嗯,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变成死后才遭污辱,但是这一点似乎已成定论。不过案情很奥妙,也许事实正好相反呢?”

  “会不会是偏好强暴体的男人?那种人大概有精神分裂症。总之,这个凶手一定是一枝的情夫,一枝当时是否有这样的男友?”

  “很遗憾,根据警方彻底调查的结果,显示出她当时根本没有男友。”

  “啊!我想起来了!等等,化!你刚才是说一枝没有化吗?”

  “嗯…”“三十多岁的女人,怎么会在那个男人面前也不化呢?…对了!是女的,石冈兄,那个人是女的。”

  “不,不行!怎么可能有xx的女人呢?”

  “这点暂且不管,如果凶手是女的,而且和一枝识,她也许会背对凶手坐着,也许不化。凶手把花瓶藏在背后,笑容可掬地靠近一枝,一枝既逃不掉,也无法回头。可是,至于嘛,唔…”“对了,假设她拿着来的话又如何呢?可以简单地拿到的女人,只有吉男之文子。她只要拿丈夫的就行了,但…不行啊!吉男是A型的。”

  “关于这个也可以检验出结果。而且如果是一天前的也不能吻合吧!”

  “是呀!对了。所有关系人的不在场证明呢?”

  “大家都没有不在场证明,只有我对你说过平太郎有不在场证明。”

  “先说他妈妈安江,吧她平常整天都待在梅迪希斯,正巧那天的那个时候,却说要去银座逛街,所以安江没有不在场证明。

  “至于梅泽家人嘛,当时昌子、知子、秋子、雪子正在一起在准备晚餐,她们一共四个人。

  “那时候,时子似乎刚从保谷的多惠家回来。因此,这四个女儿的不在场证明,都是由自己的妈妈作证的。

  “完全没有证人的是礼子和信代,她们说两个人一起去涩谷看电影。电影大约八点结束。这一天吉男和文子九点才回到家。

  “因此,这两个女孩可能是共犯,因为上野离东横线府立高中并不远。然而她们只有二十出头,应该和这件命案无关吧!

  “文子和吉男也和他们的女儿一样,提不出确实的不在场证明。

  “不过,提到不在场证明及杀人动机,则和平吉命案完全相反。所有的人都没有杀害一枝的动机。

  “首先,梅迪希斯的安江母子,应该根本没见过一枝。

  “其次再看看吉男和文子,他们的情形也和前者类似,他们也许见过一枝,却没有甚么机会接触,所以也不至于想致她于死者。

  “至于那些少女,她们和一枝可能都是情同姊妹。”

  “一枝曾到过梅泽家吗?”

  “很少去。以上就是有关杀人动机的部分,所以我才会认为是窃盗杀人。那么,这一部分就暂时告一段落,接下去登场的人物是饭田,你不是希望赶快听阿索德的杀人事件吗?”
上一章   占星惹祸   下一章 ( 没有了 )
D坂密室杀人收死率常务理事疯了绿色之死都市之声会奔跑的男尸化石街斜屋犯罪俄罗斯幽灵军灰之迷宫字谜杀人事件
古文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岛田庄司最新创作的免费推理小说《占星惹祸》第四章及占星惹祸最新章节第四章在线阅读,《占星惹祸(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占星惹祸的免费推理小说,请关注古文小说网(www.guwenxs.com)